收购尼斯三年后,郑南雁在足球的下半场选择了青少年培训-决胜网

图片 1

每经记者:林菁晶 每经编辑:陈梦妤

郑南雁有过很多身份和事业,其中最知名的当然是7天连锁酒店创始人,但现在他更愿意人们把他和麦菲足球学院联系在一起。

近年来,一些高规格的世界级足球赛事总能吸引不少中国企业家到现场观赛,比如前不久刚刚落下帷幕的欧冠决赛,包括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建业董事长胡葆森、富力董事长张力等人都组团前往。

麦菲的名字灵感来源于法甲尼斯俱乐部的吉祥物。这支从2013年起就陪伴着尼斯的雄鹰,每逢尼斯主场比赛开赛前,都会从安联-里维埃拉体育场的西南角跃出,绕球场盘旋一圈,迎接着球迷们的欢呼,最后落在场地中央驯兽师的手臂上,欢迎尼斯队员们的入场。

与此同时,中国资本也大量介入海外足球市场,并购了英格兰、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地的多家足球俱乐部。其中,曾经的连锁酒店行业风云人物郑南雁收购的法甲尼斯俱乐部被认为是中资收购国外球队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如今这个名字在郑南雁心中多了一层重要含义,代表着由他创立的这家足球教育培训机构。他也逐渐从一个酒店人,变身成为了足球人,将自己的下半场投身到了足球教育培训行业,开始了第4次创业。郑南雁开玩笑说,人类今后平均寿命能到120岁,自己还没活到一半呢,还有大把的新事情可以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曾带领7天大步追赶如家,用最短时间实现IPO的企业家郑南雁,听他讲述从一个企业家到跨界投资人再到创业者的体会。

谈尼斯: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投资人了

图片 2

郑南雁是最早一批收购海外职业足球俱乐部的中国人。

受访者供图

2016年,他以个人名义与其他中美投资者通过联合收购的方式获得法国尼斯足球俱乐部80%的股份,郑南雁拿到45%股份,成为俱乐部最大的单一股东。这也是中国资本第一次以控股形式进入法甲。

如何看待投资国外足球俱乐部?

▲郑南雁和好友一起成为了尼斯的最大股东。

从2016年夏天收购法甲尼斯俱乐部至今,这支球队的估值已经翻了至少两倍。

决定收购,郑南雁没花什么时间,前前后后与尼斯的管理层见了两次面就敲定了这笔交易。此前他曾向懒熊体育表示,之所以会收购尼斯,一方面是看中了其逐年提高的竞赛成绩,另一方面则觉得法甲俱乐部是投资的价值洼地,尼斯的商业开发有很大增值空间。

“真的就只是一门生意。”尽管不方便透露具体收购价格,但郑南雁还是耐心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彼时他对尼斯运营计划是,不采用“烧钱”的模式,带着足够的耐心,顺应俱乐部原有的发展节奏,适当开展青训业务、体育旅游、商业赞助等业务,同时利用IP做更大的交叉推广。

尼斯俱乐部一年五六千万欧元的收入,在中国只能算一个小公司的体量。只要计算出公司管理的支出、收入,也就是评估好球员买卖和电视转播收入两个系统,“甚至不懂足球都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直接参与球员买卖的决策。”

不过在收购后,郑南雁逐渐发现,一切还是和他预想的有点不一样,能给他带来的发挥空间非常有限。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郑南雁投资和运营国外足球俱乐部一个十分重要的理念。

一方面,从全球市场上看,法甲虽同为五大联赛,但是其在商业开发和关注度上,落后其他顶级联赛太多。其海外版权目前由卡塔尔的拜因传媒集团负责销售,后者每年向法甲支付8000万欧元的价格,与英超、西甲、德甲、意甲四大联赛相去甚远。

在2016年投资法国尼斯俱乐部的时候,郑南雁就表示,投资足球,一定要投资“核心竞赛圈”做得很好的球队。所谓核心竞赛圈,是指球队竞技层面的实力,包括聘请教练、买卖球员、排兵布阵等,这个软实力,只能靠原来的团队来做,如果不好,就不能投。

而另一方面,尼斯这两年的成绩也是不温不火。虽说在郑南雁收购后的第一个赛季,他们取得了法甲第三的排名,获得欧联杯的参赛资格。但随后两年,尼斯的成绩略微有所下降,分别位列法甲第7、第8位,均与欧战无缘。

“中国足球本身落后,你对人家指手画脚有什么好讲的。”郑南雁和当时一起投资尼斯的其他股东形成了共识,要给俱乐部原有运营团队自主权和支持。

在这个背景下,法甲俱乐部和中资之间,的确鲜有运作的空间。对于国内观众来说,法甲无论在观赛时间和观赛语言上都不占优势,尼斯队中也缺乏大牌球星,自然很难吸引如今已经很挑剔的中国球迷。原本借助尼斯旅游城市的名号,开展体育旅游业务,是外界猜想郑南雁可能会做的事。但是郑南雁认为,这类较有特色的旅游业务,消费者基数很重要。因此他仅做了一小部分尝试,也还没开始发力。

“任何一个行业进入国际化市场,就是你怎么和人家合作,而不是让人家完全按照你的想法,要给当地的人更多主动权。”他坦言自己不懂足球俱乐部的运营,但会对球队的核心管理层充分放权,尊重俱乐部传统,支持俱乐部很多发展计划。

▲麦菲足球学院的小球迷曾前往尼斯担任球童。

无论是法国尼斯还是美国凤凰鸣扬,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强悍的青训体系,以此为一线队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足球人才。

郑南雁也想过,帮助尼斯引进一个中国球员,来打开中国市场,毕竟西班牙人就借助武磊收获了大批球迷。可惜的是,中国就一个武磊。“目前在中国球员中,除了武磊之外,很难有其他人拥有在五大联赛立足的实力。”郑南雁说。

比如尼斯的青训,享誉法国,人才辈出,拥有全欧洲最年轻的一线足球运动员,培养过法国国门洛里、莫德斯特等球星;美国凤凰鸣扬俱乐部的青训拥有5500名职业球员,是北美最大的青训机构。

不过,郑南雁入主后,还是给尼斯带去了不少帮助。站在尼斯的角度上来说,他们升级了青训大楼,如今已经有了7片训练场。用郑南雁的话说,设施设备可以排上欧洲前十了。商业收入上,郑南雁入主后,尼斯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尼斯一个赛季的收入大概在5000万欧左右,利润有500多万。

这些才华横溢的少年,即使不走职业足球的发展路径,也能够在知名高等学府获得更多其他专业方面的深造机会。

郑南雁承认,在实际运营尼斯的过程中,他遇到了很多之前并没有想到的困难,比如与当地管理团队的意见常有分歧等等。所以如今,他已逐渐转变自己在尼斯的角色,更多扮演一个投资人的角色。

如何看待国内青少年足球教育难点?

其实,和市值百亿的铂涛集团相比,尼斯俱乐部的体量对于郑南雁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生意。因此,郑南雁说自己心态很平和,毕竟尼斯的价值已经翻倍,财政状况也不错。

海外足球俱乐部青训的经验,正是郑南雁希望引进国内的重要内容,也是后来麦菲足球俱乐部诞生的缘起。

与此同时,郑南雁也承认,目前正在为尼斯找寻新的投资人,他不排除未来退出尼斯的可能性。《每日镜报》就曾曝出,英国首富吉姆·拉特克利夫就有意成为尼斯的投资人。

自2017年麦菲落地到现在试运营的一年时间里,仅广州就招收了近1200名队员,布点覆盖4大中心城区18个社区化教学点。按照麦菲的构想,这将是一个逐渐呈井喷式发展的市场,预计到2020年素质教育规模可以达到1700亿元。

谈凤凰城:原想效仿城市足球集团

这是个体育行业,更是个教育行业,但郑南雁事先没有料到,这还是个“地产行业”。

收购尼斯后不到两年,郑南雁又入主了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凤凰城鸣扬。

“最大的问题是找场地太难了。”郑南雁原本以为,只是需要寻找一些合适的场地,然后长期租下或买下后进行简单改造,但他发现大城市里几乎没有场地可以用。

与尼斯相比,这家俱乐部更加小众。迄今为止,他们只有不到三年的历史,征战的是美国次级联赛USL。2018年2月,郑南雁以旗下香港公司优势体育的名义,收购了他们30%的股份。

如此一来,他只好找各开发商去谈,“就好像回到了做快捷酒店那会儿,到处去找能改造的楼,最终逃不开跟地产有关。”

郑南雁告诉懒熊体育,收购凤凰城鸣扬之前陆陆续续已经在美国找了不少家俱乐部了,但都不满意,直到遇上凤凰城鸣扬。郑南雁发现,一来这家俱乐部刚成立不久,也没有MSL席位,估值比较便宜,二来他们的团队比较专业,三来菲尼克斯是美国西部的一座大城市,环境优美气候宜人。郑南雁还说,他的女儿正是在这座城市出生的。

一件原本“轻资产”的事,猝不及防地变“重”了。

虽然历史很短,但是凤凰城鸣扬在这两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2018赛季,成立才两年的他们就拿到USL美国西部冠军及全国亚军。值得一提的是,前切尔西球星德罗巴,退役前就在这家俱乐部效力,如今和郑南雁同为这家俱乐部的股东。

但好在事情总有两面性,郑南雁乐观地想:一方面,从行业竞争来说,门槛被拉高,很难有对手会愿意做这个事情了;另一方面,随着城市发展,未来土地只会越发稀缺,这些长期投资的球场只会更值钱,甚至成为麦菲重要的营利来源。

从财务数据上看,凤凰城鸣扬的表现中规中矩。尽管如今每年有100多万美元的亏损,但估值已经比郑南雁进入时翻了一倍。郑南雁透露,这家俱乐部在近期又完成了一笔融资,出让了9%的股份。如今,他在俱乐部占股30%,依旧是最大的个人股东。

青训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国内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课外时间逐渐减少,能够投入到足球培训的时间就更少了。郑南雁表示,麦菲的学员里,大部分都是四年级以下的孩子。相比之下,国外的足球青训,能坚持到16岁青春期的孩子比比皆是。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