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一个冰球俱乐部有多贵,看完昆仑鸿星这笔账你就懂了-决胜网

8月30日,昆仑鸿星的新赛季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球队从一无所有到组建成军仅用了两个月,堪称奇迹的运作速度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支持。事实上,昆仑鸿星成立本身就带有很强的政治性——作为普京访华成果的一部分,俄罗斯将帮助中国发展冰球项目,成立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俱乐部总裁廖志宇也坦承:“我们的市场化运作得到了政府大力支持。”

文:Z.Hou

▲ 昆仑鸿星球员袁俊杰在比赛中。

常规赛全面结束,在休战一周之后,按照赛程安排,部排名第8的昆仑鸿星在将7场4胜制的季后赛首轮遭遇卫冕冠军马钢城冶金。本赛季两队曾在常规赛交锋过2次,昆仑鸿星分别以1:5和2:4遭遇了双杀。因此,昆仑鸿星季后赛的道路,注定不会平坦。

场地改造完成后,还需要进行包装和维护,除此之外,昆仑鸿星每场比赛还需要向五棵松缴纳几十万元的租金,每场比赛消耗的电费也是由俱乐部一力负担,在年底一次结清。相对来说上海主场的费用要便宜一些,因为五棵松的档期问题,本赛季有十几场主场比赛放在上海,帮俱乐部节省了很大一笔开支。

未来,昆仑鸿星准备在赛事的基础上引入更多的娱乐元素,希望能将国内的冰球比赛打造成与国际顶级赛事接轨的文化盛宴。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医药和博彩业在2015-16赛季对NHL也展现出强烈的赞助意愿,像UNC
REX医疗公司和凯撒娱乐集团旗下的WSOP博彩网分别与卡罗莱纳飓风队和纽约游骑兵队都有合作。

这些无疑都会帮助昆仑鸿星推动冰球在中国的发展。毕竟一项运动在国家范围内的进步,不能寄望于一支球队或一次合作;而是需要整个产业在不同维度、不同方面统一、协调的发展。

如果单纯从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收支来看,昆仑鸿星的财政状况显然难以称得上健康——2016-2017赛季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预算就达2亿元,收入1亿多一些。但对于一支才刚成立不满一年的俱乐部来说,这已是个了不起的成绩。要知道,中国职业冰球的历史随着昆仑鸿星的诞生将将开始。

在中国这个缺乏冰球“土壤”的国度,发展冰球运动这件事令人不由令人想到了那个古老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

10月8日是“十一黄金周”之后的首个工作日,下午4点,离昆仑鸿兴的KHL常规赛开始还有30分钟,能容纳4600人的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零星散落着百余位观众,映照得洁白的冰面越发清冷;另一边,不远处的东方体育中心内却是人声鼎沸——NBA中国赛球迷见面日正在那里进行。这不仅反映出NBA与KHL两个联盟在关注度上的差距,更说明了这两项运动在中国天差地别的处境。

图片 1

在球队周边售卖上,昆仑鸿星目前尚未拥有线上和线下店铺,因此球迷也只能在主场比赛当日的场馆内买到相关产品,平均每场比赛周边收入不到1万元——不过这一数字已经能与CBA目前的状况持平。

实现目标的过程并不容易。从组队到参赛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昆仑鸿星在短时间内变成一支富有竞争力的球队离不开主教练俄罗斯名帅小尤金诺夫与来自中俄等8个国家的29名队员的共同努力。

据俱乐部工作人员介绍,光是投入到五棵松场馆改造等相关方面的资金,就不低于2000万元。另一座主场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虽然本身就是冰场,但KHL对于场地的要求有着严格的标准,实际上要进行的改造工作也不简单。“我们去上海打比赛也需要体育局层层审批,批到浦东,到场馆改造就只剩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一个星期里它还要自己办一个比赛,实际改场馆的时间只有36个小时。”谈到上海的冰场改造,廖志宇对懒熊体育说,“当时我们基本把上海所有的民工都找来了,教他们怎么浇冰,把冰化了然后重新冻上,然后还要重新画logo啊、线啊、广告啊这些东西,还有板墙加高等等……”

▼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赛季初邀请北京三大球职业俱乐部的队长与著名导演英达共同助力球队出征KHL

▲ KHL联赛赞助商。

接着这个机会,咱们再来聊聊昆仑鸿星,以及它背后那个冰球开拓者的故事。

在美国四大体育联盟中,NFL是单赛季获得赞助最高的联盟,以2015-16赛季为例,NFL及其下属32支球队总共获得了12亿美元的赞助,较上赛季增幅达到4.4%;而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NBA及其旗下30支球队在2015-16赛季共得到7.99亿美元赞助,较上赛季增幅为8.1%。

北京昆仑鸿星队队员

12月悄然来临,这也意味着昆仑鸿星冰球队即将第二次回到北京主场,此前他们已经在欧亚大陆上穿梭了大半个赛季,因为五棵松档期的原因,之前大部分主场比赛被放在了上海。花大价钱改造的五棵松主场在这段时间销声匿迹,遭遇宣传真空,这种情况将在本月12号宣告终结。

场下,优秀的运动员亦是冰球运动的宣传大使。据了解,目前俱乐部希望与一些时尚媒体合作,对俱乐部运动员进行更多的开发,让人们更全面的了解冰球运动员以及他们所从事的运动。

综合以上可以看出,昆仑鸿星俱乐部本赛季的主要营收还是来自赞助。票房以及周边售卖仍未形成规模,而转播分成这块目前则难以盈利。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到2022年正是当打之年,届时很多球员可能会代表中国出征冬奥会。据悉,一位带队在俄罗斯冰球联赛获得多项冠军的教练将接掌帅印。廖志宇告诉生态圈,有关于此的更多消息,将在2017年初公布。

翻开昆仑鸿星的媒体手册,第一个广告页属于球队的冠名赞助商万科,简单一句“从这里爱上滑雪”的广告词,表达了万科这家房地产公司同冰雪产业的连接,似乎也在说明着,他们选择赞助这支冰球俱乐部的理由。

诞生两个月后,在中俄两国体育与外事部门的通力协作下,昆仑鸿星迅速完成了球队的组建。2016年9月5日,北京昆仑鸿星迎来了自己在KHL联赛的首秀,一场在五棵松球馆球队的胜利,开创了中国冰球历史。

打个比方,如果换算到篮球领域,昆仑鸿星几乎相当于在CBA联赛诞生前,中国有了一支主场设在北京的NBA球队。

2月18日,2016-17赛季KHL常规赛全部结束。虽然遭遇收官三连败,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抢到的宝贵1分,让昆仑鸿星最终以60战积83分的成绩排名东部赛区第8位,在组队参加KHL的第一年就晋级到了联盟的季后赛,创造了一个小奇迹。

场地、客场旅程费用、球员工资占据了昆仑鸿星俱乐部支出的70%,但对于运营一个俱乐部,这些还远远不够,像球员装备、拉拉队、现场表演、球迷用品开发等每个细枝末节都需要花钱。五棵松主场揭幕战俱乐部请来SNH48表演;KHL要求必须给新闻中心提供食品和饮料;部分媒体前来报道的差旅费用也是俱乐部承担……这些可见的、不可见的投入背后都是俱乐部在大把花钱,廖志宇表示,2016-2017赛季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预算是2亿元。

中国球员英如镝与华裔球员袁俊杰

从数字上看,昆仑鸿星单赛季的赞助费相比NHL球队也不遑多让。2015-16赛季,NHL联盟和30支球队获得的总赞助为4.77亿美元,比上赛季上涨了6.7%;平均每支球队获得的赞助为1590万美元,合人民币约1.09亿。与昆仑鸿星不同的是,快餐业是美国所有行业中对NHL赞助意愿最强烈的,比其他行业要高4.8倍;后四名分别是汽车、医药、保险以及啤酒业。

“我们希望能帮中国冰球培养更多的人才”

图片 2

事实上,在上海这样的南方城市吸引冰球观众刚开始并不顺利。尽管如此,在12月初,本赛季昆仑鸿星在上海最后三个主场比赛,上座率已经有了较大改观。而这与俱乐部针对上海潜在的冰球观赛人群进行赠票推广的策略不无关系。

KHL全称大陆冰球联赛,成立于2008年,前身为俄罗斯冰球超级联赛,在国际上是同NHL分庭抗礼的顶级冰球联盟。随着昆仑鸿星的加盟,目前KHL有来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立陶宛、克罗地亚、斯洛伐克以及芬兰等八个国家的29只冰球俱乐部参赛。

这支成立首年就杀入季后赛的球队身上,寄托着中国冰球的未来与希望。

球队组建伊始,一项迫在眉睫的大笔支出就是场馆改造。昆仑鸿星将主场选在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体育馆——五棵松体育中心,在此之前,这座因北京奥运篮球比赛兴建的场馆没有任何承办冰球比赛的设备和条件,包括装配制冰设备、板墙、玻璃、监门系统等等,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作为在中俄元首见签下成立的俱乐部,成绩自然非常重要,“我们虽然是一支北京的俱乐部,但出去打比赛代表的是中国的形象。成绩好才能更好的代表中国。”

昆仑鸿星的宣传手册上清晰地显示着哪些国家机构参与其中——由于俱乐部事务涉及大量外事交流活动,俱乐部主管单位是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冰球协会则提供了资格许可和政策支持;哈尔滨体育学院提供技术和培训支持。俄罗斯方面,KHL与俄罗斯冰球协会提供教练与球员支持,圣彼得堡红星俱乐部提供管理和赛事支持。

编辑:郭阳

在北美和欧洲,职业冰球同足球、篮球两大职业体育几乎可以鼎足而立,但在中国,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却面临真正意义上的从零起步——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整个中国的职业冰球市场。经过几个月的试水,一家职业冰球俱乐部的运营方式已经随着昆仑鸿星对季后赛席位的争夺,慢慢浮出水面。

即便如此,目前队中4名中国球员尚不能完全成为球队的核心。尽管后卫袁俊杰在近期比赛中发挥出色,并在与阿穆尔队的比赛中打进了华裔球员在KHL历史上的首粒入球,但他仍然需要成长。主帅小尤金诺夫也表示,中国球员虽训练刻苦,水平提高很快,可目前还没有完全达到征战顶级职业联赛的水平。

同样以NHL为例,2013-14赛季,联盟场均上座人数为17587人,该项统计最高的是芝加哥黑鹰队,场均到场观众为22623人,单赛季总计93万人次的到场纪录也领跑全联盟。反观昆仑鸿星,尽管拥有KHL最大的的场馆——五棵松体育馆,但票房并不乐观。另一方面,上海的票价相对北京更贵,区间在100-1980元之间,单凭市场销售观众数量并不乐观,俱乐部也通过送票等方式加大了宣传力度。此前由于现场上座率太低,昆仑鸿星一度遭到联盟罚款,甚至以单场550人的到场人数打破了KHL之前800人的最低到场纪录。

“我们之所以这样去投入,是真的希望能帮中国冰球培养更多的人才。”廖志宇表示。

▲ 昆仑鸿星球员与对手在比赛中“单挑”。

而在昆仑鸿星管理层中,董事会的成员分别有着在财政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与沈阳军区以及中国环保能源和KHL联盟任职高管的经历;俱乐部的核心管理层也有着丰富的金融与体育行业的经验。

▲ 前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为昆仑鸿星比赛开球。

▼小狼国际冰球俱乐部在2016浦东新区青少年冰球锦标赛上

KHL的观赏性和竞技性毋庸置疑,但国内仍然青涩的冰球大环境导致这个赛季,昆仑鸿星很难在票房上有巨大突破。“票房不是收入的重要来源,”廖志宇说,“在现阶段,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的比赛,远远比通过它收钱更重要。”

在完成收购之后,昆仑鸿星队将对小狼队的硬件训练条件和教练团队、训练体系进行全方位的改造和提升。同时,小狼俱乐部也将为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长远发展提供新鲜血液。

目前市场上还有像海尔这样的公司,为了打开欧洲市场,选择直接赞助KHL联盟,但目前还没有赞助昆仑鸿星。

对此,廖志宇表示,昆仑鸿星希望可以利用自身的平台优势,帮助中国球员提高,尽可能达到职业水平,而这也是俱乐部的使命之一。

事实上,单是为了赶上9月5日五棵松的首场比赛,昆仑鸿星俱乐部便花钱推掉了9月初安排在五棵松的两场商演。

而在这历史性的时刻,时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刘鹏与俄罗斯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分别带来了中俄两国元首的贺信并为比赛开球。一系列不寻常的礼遇背后,凸显着昆仑鸿星的特别。

从整个项目在国内发展程度来看,冰球离职业化还有十万八千里,但按照KHL标准打造的昆仑鸿星却成了国内职业化最彻底的俱乐部——职业化的运营模式,职业化的转会制度,职业化的球员和比赛,很多方面甚至超过CBA和中超。

尽管票房与媒体眼下都不能带来可观的收益,但对于在中国推广冰球运动却是必不可少的。而肩负使命的昆仑鸿星俱乐部也愿意在现阶段进行投入。当市场蛋糕做大,自然有收获的时候。

职业体育少不得烧钱,冰球更是其中极为昂贵的项目,此前中国人并不知道运营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要花多少钱,刚刚过去的这几个月,昆仑鸿星正在用数以亿计的资金慢慢试水。

在职业层面,比赛既是提高运动员竞技水平的绝好方法,也是推广这项运动的不二法门。在KHL之外,昆仑鸿星也正在计划举办其他类型的职业比赛。昆仑鸿星的各级梯队可以通过这些比赛,一边锻炼球员,一边宣传推广这项运动。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